今天是: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学习园地 > 思想研究
孙中山不容“争议”
编辑日期:2016/7/18  作者:广东民革    阅读次数:次  [ 关 闭 ]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徐映奇

     4月26日上午,民革广州市委会赴台参访团一行10人,与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先生举行座谈。针对当前局势,连战先生指着他接待室摆放的两座雕塑说,他只摆放这两座雕塑(一件是孔子,一件是孙中山),因为这两位是没有争议的人物,可谓寓意深远。
     此行先后与金门和台北国民党党部、孙中山纪念馆、中国文化大学等组织的相关人士座谈,并且参观了中山楼。一个最重要的收获就是:孙中山不容“争议”。
    座谈中感觉到,当前,台湾岛内无论学者、官员、民众,普遍有种担忧:两岸形势前景,如果国民党不励精图治,岛内去孙中山化、去中国化等等“台独”意识,会日益强化。
    孙中山关注台湾,认为台湾属于中国,台湾人就是中国人。1900年、1913年、1918年,孙中山三次赴台发展革命力量。台籍人士丘逢甲、吴文秀、连横、罗福星、蒋渭水等都是兴中会、同盟会会员。蒋渭水不仅让“台湾民众党”代表参加了1929年的奉安大典,还刊文称赞孙中山为“民国的国父”,远远早于国民党正式尊孙中山为“国父”。
    台湾光复后,向“国父遗像”行三鞠躬礼,诵读“国父遗嘱”、举行“总理纪念周”等在大陆的纪念仪式,开始在台湾实施,许多建筑、道路、公园等等,冠以“中山”之名。1949年后,纪念活动增多,“总理纪念周”外,还有“国父纪念月会” “国父诞辰纪念日” “中华文化复兴节”……。历史教材统一编写,孙中山思想成为从小学到大学的必修课程。台湾“大专联考”,三民主义是必考科目,孙中山的研究及着作大量出版。
2002年,国民党籍“立委”发起的民意调查显示:95%受访者承认孙中山是“中华民国国父”,78.1%受访者支持法律明定孙中山为“国父”。2016年4月26日,上海市社会科学院联合媒体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:85%的大陆网友支持“武力统一台湾”。马英九就任后,发现“总统府”内原有的孙中山铜像在一年多前被陈水扁撤走,存放在仓库中,他“深感不安,立刻决定把国父铜像请回来”。此后,马英九每天都会对着铜像深鞠一躬,国父纪念活动回归正轨。
     最近,台湾民进党“立委”提出3项修法提案,主张:废除台湾学校、公务单位悬挂“国父遗像”的规定,以后台湾地区领导人就职不再向“国父遗像”行礼。
    1940年3月,国民党决议尊称孙中山为“中华民国国父”,随着蒋介石退居台湾,孙中山“国父”身份,更多地在台湾得到体现,更成了“中国的象征”。去孙中山化就是去中国化,“争议”孙中山,就是为“台独”撑腰。
    基于此,两岸应做出更多的努力,做足丰富的功课,致力于孙中山的研究与宣传。
    一、当前,国民党处于低潮,但不应当丧失斗志。试想,在国民党党内,如果都听不到“国父遗教”、“建国方略”,不提“孙文学说”、甚至“三民主义”的时候,孙中山在台湾还代表了什么呢?所以,国民党退位后,应花主要精力和大量时间,在党内进行整顿,形成对孙中山精神高度一致的共识,为在台湾实现民主、争取民意,找到精神支撑。让民众充分认识到,台湾现行民主的完善,就是孙中山三民主义理想的实现,而不是所谓美式民主。
    二、台湾学术界、教育界,应当密切配合,在孙中山研究和教育方面,寻求新的突破。座谈中了解到,目前台湾有6 个研究所冠以孙中山之名,尽管有一些研究所为适应新形势和发展的需要,进行了更名,但研究孙中山的精神不变。其中“孙中山研究种子队”的建立和运作,应是当下蓝营人士的抗争。而且这种种子队的运作,还得到企业界人士的资金资助。既然是种子,就意为着精练,更意示着发展与壮大。可以预见,在台湾现行民主社会环境中,种子队一定会赢来勃勃生机。与此同时,在教育界,有识之士更是在学界研究基础上,对初中(15岁)以下学生开展国民教育,通过历史记忆与土地关系、小故事等等,认识孙中山,从而认同中华文化,提升素质。学术界、教育界的这些不懈努力,终会结出硕果。
    三、近年来,孙中山在大陆也饱受部分学者的批判,大有一种被打成“历史罪人”的趋势,值得警醒,并加以防范。大陆的一些学者,充分利用自媒体的便利,撰写一些所谓的有高见的学术文章,恣意散发,歪曲孙中山。这些文章在各种“圈子”被大量转发,影响不可低估。特别是今年,纪念孙中山诞辰150周年,自然会在两岸造成一种“台独”里应外合之势。可以说,这些大陆学者一定程度上成了“台独”势力的帮凶。
     两岸的和平发展与统一,势不可挡。孙中山不容“争议”,并不意谓着不研究孙中山,也不意为着不探讨孙中山。两岸的有识之士,更应积极应对新形势,有胆识、有担当,推动孙中山研究、宣传沿着历史的正当轨迹发展,为中华民族的复兴,多作贡献。
(作者系广州市社会主义学院教研室副主任、民革广州市社会主义学院小组组长)